首  页 | 新闻资讯 | 活动赛事 | 形象大使 | 名校风采 | 名师风采 | 艺术名家 | 艺术新星 | 音乐少年 | 校园才艺 | 名家题词 | 活动图集 | 家教频道 | 奖项查询
阅读文章

现代书画作伪的“四个现代化”特点

  书画作伪古已有之,早在魏晋南北朝时就已出现书画赝品,北宋、明清和民国时更是达到了作伪高潮。但是随着历史推移,收藏界渐渐给了这些古代赝品们一个堂皇的身份得以登上收藏大雅之堂,最知名的赝品翻身莫过于制作技艺高超的苏州片,现在即便是在书画市场上也是一片难求。甚至有了作伪苏州片这样的“赝品的赝品”的荒诞场面出现。
  而真正给中国艺术市场的正常运营和发展,甚至是国际声誉带来莫大影响和打击的,是现代书画作伪,在纯粹地以谋取不正当暴利为目的的熏心利欲下,呈现出“高科技、高仿真甚至是流水线作业”等特点的作伪赝品,花样之翻新,手段之众多,伎俩之丰富,绝对堪称前无古人!而可怕的是,可以预见,随着书画市场的日益火爆,特别是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这些前无古人的作伪伎俩,却绝对的是要后有来者——借用徐邦达先生很多年以前就发出的感叹:书画作伪的发展速度,是我们原先远远料想不到的。
  所以将这些当前书画作伪与古时相比出现的一些“现代化”的特点,尽可能全面地展现给广大藏家,是必要而急迫的。
  
  作伪目标多样化
  
  如今的书画作伪在目标的选择上可谓兼容并包、来者不拒,从大师到新秀,从领袖到名人,从死者到生者,凡有暴利可图必仿冒之。
  目前,市场上模仿古代的书画赝品主要集中于明代董其昌的山水,文徵明的书法,唐寅的仕女,清代郑板桥的竹石、八大山人的花鸟与山水,王铎的草书,康有为、于右任、郑孝胥的书法上。价格高下不一,因仿冒品质而定。
  现代书画市场的混乱,已经达到了一种“见怪不怪”的态势,公开的售卖制作低劣的仿作却宣称是真迹的商家在京城甚至全国各地比比皆是,譬如在京城潘家园,甚至有郑板桥一幅6.69平尺的《墨竹图》开价为1000元,一幅3.52平尺的王铎的草书开价仅380元的荒诞价格出现,而说到底这种蹩脚的明显伪作实际上不会给书画市场特别是广大藏家带来严重的影响,最可怕的往往是那些做工精良的“高级”赝品货色,这种赝品往往配合各种背景、后台、故事、名人等元素一并在市场上被某些商贩以真迹流通,甚至一些“百年老店”也参与进来,譬如在京城琉璃厂一家颇有口碑的“百年老字号”书画商店,一幅4.2平尺的于右任的书法赝品,标价两万六,竟堂而皇之地悬于高堂之上,可见市场之混乱。
  由于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价格的不断上扬,再加之近现代名家有大量原作可供“制作”时参照,且作画时所用的材料,如颜料、纸张、印泥和墨较之古代也易于得到,省却了做旧的工序,所以仿冒近现代艺术家的做假也分外猖獗。目前市场上大量流行的赝品主要集中在傅抱石、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徐悲鸿、陆俨少,黄宾虹、李可染、李苦禅、吴作人、崔子范、董寿平、黄胄,石鲁、王雪涛、范曾、昊冠中、黄永玉等大师的国画作品上,以及启功、沈鹏、赵朴初、李铎、刘炳森等一些大师们的书法作品上。
  除了已故多年的古代或近现代大师的伪作在市场上频频亮相,当代仍然健在或刚过世不久的大画家如朱屺瞻、亚明,宋文治、唐云、关山月、黎雄才,程十发、陈大羽、史国良和傅小石等人的作品,也都不同程度地被仿冒,甚至连刚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一些优秀中青年画家也成为造假者仿冒的对象。
  
  贩假范围扩大化
  
  除了作伪目标的广泛,造假贩假的地域范围也在不断扩展中。放眼全国,从哈尔滨到深圳,从上海到拉萨,从文化中心到风景名胜地,从古玩市场到大型拍卖会,大凡有书画交易和展览的地方,假字画都可以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繁荣艺术市场的幌子。堂而皇之地占据着它不应该有的位置。2004年3月,上海一藏家买进一张海派名家冯超然的山水画真迹,5月却在北京某拍卖行的春拍图录上看到一件一模一样的拍品。疑惑之下,他与两位书画专家专程赴京调查,发现北京拍卖的那件是赝品,但此赝品仍以5万多元成交。同年4月在杭州。一位藏家将秋季中国书画艺术品拍卖会告上法庭。原因是他在去年10月在此拍卖会上以1.35万元拍得的岭南画派名家陈树人的《清气乾坤》立轴画,后被浙江省收藏协会书画委员会鉴定为赝品。同年9月5日上午,广州某拍卖会在开拍当地名家周彦生的一幅画时,当场被画家之子周恩利以其父授权的名义,宣告该画为赝品,将其拍卖制止。短短一年里,南从广州,中到杭州,北至北京,拍卖会贩假事件连绵不绝,其造假贩假何其猖獗!
  另一方面,与上世纪90年代大部分赝品一般仅在当地销售不同,随着交通运输的日益便利,人们对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增长,如今书画赝品的销售已打破了地城的局限,开始在临近地区甚至远在上千公里以外的异地市场上登台现身了。贩假者利用书画收藏者甚至普通书画鉴定家因地域相隔仅仅对本地书画家的作品熟识而对外地书画家作品不甚了解的弱点,转移贩假阵地,将本地书画家的赝品运送到别地进行销售,往往能够有机可乘。如新金陵画派的傅抱石、钱松岩、林散之、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人的书画赝品已出现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济南和哈尔滨等地的市场上,扰乱了当地书画市场的秩序,已成为书画贩假的新现象。
  
  仿冒对象地域化
  
  中国书画造假的地域性由来已久,早在明朝万历年间,书画赝品的制作就开始带有地区特色,集团化和地域化造假非常明显。“苏州片子,京师相,江西裱,扬州帮,开封货。长沙装,后门造,一柱香”,书画市场流行的这句顺口溜就大体勾勒出明清时期全国书画赝品市场的地图。
  现如今。古代的一些地域造假依然存在,并在以前的基础上形成不同于以往、颇具鲜明地方特色的“伪活儿”。像现在的苏州活儿既有造古代名头的,如托名丁云鹏,尤术的人物画;也有伪造现代作品的,如吴湖帆、谢稚柳、喻继高的工细设色画,其技术也较之于明清时的苏州片得以精进,有些赝品颇能乱真,非明眼人难免吃亏上当。现代书画造假的地域性与古代最大的区别在于各地仿冒对象一般都以当地名家或曾经在当地生活、创作多年并且在全国有极大影响力和卓越成就的书画家为主。而古代书画造假的地域性则范围更大,如苏州片尽仿唐宋元明作风工细严谨的名家、河南造造假对象囊括了唐宋元书法名家。
  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仿冒对象地域化,除了造假者对当地名家的风格较之外地名家更为熟识外,字画收藏的地域性是更为主要的原因。像广州的买家大多青睐于岭南画派的画家作品,江浙沪的买家一般追捧海上画派的作品,北京、天津的买家往往以收藏京津画派的画家作品为主,而陕西等西北地区的买家则会重点收藏长安画派的画家作品。所以当地的名家作品在当地的销售往往要好于非当地画家的作品,且价格要高出甚多。以2003年朵云轩秋季字画拍卖会为例,海派名家的作品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像陆俨少的《平地高山》和《万壑千崖》两幅扇面分别以16.5万元和20.9万元成交。而在同场拍卖会上,岭南画派第二代杰出代表人物——

赵少昂的力作《丝瓜天牛、南瓜、行书》手卷,成交价是5.5万元;京津画家齐白石的《荔枝图》成扇成交价为9.9万元,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石鲁的《红秋火柿·两岸度春秋》成扇,成交价为7.7万元。海派画家的画价远远高于岭南、京津和长安画派的画价,就是地域性收藏所致。因而为了牟取更多的利润,本地画家是作伪者的首选。
  正因为书画家的出生地和常住地赝品较多,且工艺较高,因此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著名的“伪活儿”,如今天的天津活儿做得最好的是刘奎龄、陈少梅、王雪涛、刘继卣,北京活儿是于非闇、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黄胄、溥儒、范曾,上海活儿是赵之谦、任伯年、倪田、吴昌硕、吴湖帆、朱屺瞻、谢稚柳、唐云,南京活儿是傅抱石、钱松岩、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程十发,广东活儿是黎雄才、关山月、高剑父、高奇峰,杭州活儿是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山东活儿是李可染、刘大为、林散之,西安活儿是石鲁、赵望云、何海霞、刘文西……几乎各地名家无一遗漏。当然,一位名家可能各地都有造假者,这里面就有高下之分。比如,安徽造黄宾虹的假画水平就比杭州高;南通造徐悲鸿假画就比北京细致;而北京、天津和香港虽然都造齐白石的假画,但天津主要是伪造齐白石的工笔草虫。知道各地“伪活儿”的特点,就可以提高警惕,避免上当。
  
  造假手段科技化
  
  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造假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其欺骗性越来越强。古时临摹是先在纸上涂熨黄蜡,使纸变得较透明,再蒙在原迹上面,以淡墨作细线依笔法勾出真迹的轮廓来。最后再将轮廓内空白处用浓淡干湿墨填满,工序相对复杂。而现在高倍的实物投影仪,精聚焦的幻灯机运用到书画造假中来,改进了传统的“临”“摹”“仿”“造”技术,使造假更加容易且更加精准。刻章、做旧等古代让造假者煞费苦心的作伪方法在现代科技的面前却成为小菜一碟。有些造假者借助激光照排把原画照成透明胶片以作底版来进行仿制,再用水印添墨的新方法,在缺少墨气的印刷晶上添上墨色,并盖上与真品印章如出一炉的电脑印章,最后用高锰酸钾等化学溶剂或红外线将纸绢做旧进行装裱,这样完成的伪作几可乱真。如一些不良之徒将“荣宝斋”“朵云轩”等制作出来的工艺精湛的名家书画木刻水印作品进行加工,将上面的“木版水印”的标注剔除,再作为真迹倒卖,有时为了增加真实感还在水印中加入手画,让人很难分辨。另一方面,有些经验丰富的造假者对书画鉴定也有研究序,因此可以利用现代科技进行“反鉴定”作伪。比如中国画中使用的白色颜料,明清时期往往用铅粉来制造。虽然铅粉着色力强,覆盖能力好,但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空气氧化作用,也会逐渐地由白变黑,产生“反铅”现象。由于这种“反铅”现象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推移,由空气的氧化作用才能够产生,所以“反铅”本身也说明了画作有了较长的年份,成为书画鉴定的一个方法。所以这些作伪者便反其道而行之,用化学药剂对新画中的白颜料作“反铅”处理,以示此画系“旧物”。这种科学造假往往连一些有经验的收藏家、鉴定家也上当走眼,成为目前书画造假的新动态。
  总之,无论是造假对象多样化和地域性,还是造假销假范围的不断扩展,抑或是造假手段不断提高,都给刚刚发育的中国艺术市场投下一团难以驱散的阴影。有关部门应针对艺术市场出现的这些新态势,有的放矢地进行整治和管理,才能保证艺术市场稳定而健康的发展

无标题文档
  • 关于我们 |
  • 广告服务 |
  • 诚聘英才 |
  • 商务合作 |
  • 法律顾问 |
  • 网站地图 |
  • 版权声明 |
  • 联系我们
  • 中国少年艺术教育网 @ 2008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7714号
    建议使用IE7.0版本 1024×768分辨率
    有问题点我